吳英以及她曾經控制的資產到底有多少?
  7月22日,藺文財再次抵達杭州,要求會見委托人吳英。這是他在吳英減刑案開庭後的第二次申請會見。
  藺文財是吳英的委托代理人。他和吳英的父親吳永正等人,計劃重新與在浙江女子監獄服刑的吳英對接,討論如何啟動對資產處置等事宜的配合和申訴計劃。三天前的18日,減刑案開庭後不久,藺從北京到杭州要求會見吳英,未成。
  自吳英減刑生死之懸靴子落地後,其親屬和代理人更集中精力關註資產處置。減刑前後,當地官方也啟動了吳英及其本色控股集團(下稱“本色集團”)名下資產的處置。不過,關於資產處置權屬、估值等等,再次掀開波瀾。
  “影子”處置人?
  吳英案判決後首次啟動資產公開處置,是在淘寶網上。
  6月27日,一則公告刊登在當地報刊一角。公告顯示,7月起,在東陽人民法院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,對吳英本人或其以本色集團名義購置的房產進行拍賣。拍賣的房產均設保留價,不到保留價不成交。發佈公告的機構署名為“東陽市公安局”。
  同時,淘寶網“司法拍賣”頻道東陽法院名下展示出6處相關房產。財產調查表呈現的標的物介紹,摘自浙江恆信房地產土地評估有限公司(下稱“恆信評估公司”)的評估報告。
  這則公告迅速引起外界關註。公告特意在標的物“權利來源”和另項“備註”處,用紅字標註,“處置該房產的主體是東陽市公安局,東陽市人民法院只是提供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。”
  對吳英資產公開拍賣,吳英父親稱,官方從未告知吳英有多少資產將被處置、待處置資產總評估價格是多少,也沒有出具評估報告和清單。21世紀經濟報道電話聯繫東陽市公安局負責拍賣事宜的杜警官,稱處置房產這一批6套,並稱自己只是負責接收拍賣的信息,別的情況並不清楚。
  21世紀經濟報道梳理統計,此6套房產起拍價從120萬到149萬元不等,起拍總價為848萬元,評估總價1002萬元,由前述恆信評估公司估值。
  1.7億官方估值清單

  到底誰在處置這批資產?
  東陽公安局一名經偵支隊人士介紹,6月起東陽市公安局將上述房產的評估報告等相關材料移交到法院,法院組織專人完成對拍賣房產視頻拍攝、保留價合議、拍賣公告、拍賣須知告知等前期準備工作。
  但東陽法院在司法拍賣中的紅字標註,顯然並不承認自己是這批資產的處置機構。一名當地政法系統的人士認為,形成如此狀態,可能是吳英方家屬及代理人不斷地申訴導致,“哪個機構都不願意接這個‘燙手的山芋’。”
  吳英到底還欠多少債務?這些被查封的資產現在開啟處置通道,是貶值還是升值?
  吳英案的刑事判決書顯示,吳英案發時無法歸還的集資詐騙款為3.8億元。當時,吳英及其本色名下資產得出的評估價值為1.7億元。
  當地法院人士披露,吳英資產分房子、珠寶、期貨、汽車、租用店面房及倉庫內的物資等。一項房子中,這次被納入處置範疇的,是吳英在東陽購置的89套房子。而吳英在湖北荊門市購置的26套(處)房子也因涉及未作犯罪認定的民事債權糾紛而被查封。另外,吳英在浙江諸暨的一處房產,因未付清房款而沒有獲得產權。
  第二大主要資產是珠寶。1.2億餘元的珠寶,案發前吳英僅支付貨款2300萬餘元。如若變現,升值部分的歸屬是否屬於吳英,存在疑問。
  第三大主要資產為汽車。公安機關扣押各類汽車共41輛,資產處置組為防止汽車久置貶值,依照法定程序,委托拍賣機構拍賣了30輛,得款391.95萬元,其它包括法拉利轎車在內的11輛車,因票證不全無法拍賣,仍扣押在案。
  第四大資產為租用的店面房及倉庫內的物資。對店內或倉庫內的空調、廢舊電視機、瓷磚等物資依法委托拍賣公司進行拍賣,共得款近200萬元。
  第五大資產為本色概念酒店。當時公安曾經委托鑒定過一次,經鑒定,本色概念酒店裝潢工程造價1090餘萬元,酒店內物品價值為270餘萬元。
  這份“清單”曾經由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對外有過公佈。根據《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》(公安部令第127號)第230條規定,對查封、扣押的財物及其孳息、文件,公安機關應當妥善保管,以供核查。
  對容易腐爛變質及其他不易保管的財物,可根據具體情況,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准,在拍照或者錄像後委托有關部門變賣、拍賣,變賣、拍賣的價款暫予保存,待訴訟終結後一併處理。
  雖然吳英方對公安的處置並無異議,但將資產打包處置,則被指受讓方被鎖定,估值被質疑。
  時間的複利:資產夠抵債?
  前述資產清單中的第五類,吳英旗下本色概念酒店經營權及店內物品以450萬元的價格轉讓。而吳英則帶話稱,此酒店投資5000萬元。
  估價的懸殊令處置方和吳英方的裂縫漸深,以致吳英及其家屬不斷向上級申訴。
  “資產的評估報告、處置方案,均沒有完整地提供給我們。”吳英申訴案律師朱建偉說。《最高法等六部門發佈關於實施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規定》36條顯示,涉事財產處置,家屬或者當事人擁有知情權。
  朱建偉認為,官方公佈的財產與實際涉案財產存在較大出入。比如,由他提供的明細單顯示,遺漏或少計的資產包括,與浙江新光希寶置業有限公司商品房買賣合同所付定金500萬元;為履行與浙江博大置業集團商品房投資協議所付投資款600萬元及股份轉讓協議所付款項2000萬元;為購買康益仁東陽市通江路排屋支付的定金200萬元,等等。
  另外,對於法院確定的吳英案1.7億元財產,朱建偉認為鑒定價格偏低。“如新購買的幾十萬元的自動洗車機被鑒定為1.5萬元,37間臨街鋪面被鑒定為住宅價格,建材城的一間鋪面和地下車庫被遺漏鑒定等。”他說。
  一份編號為“東價認鑒字2008第244號”評估文件的部分內容顯示,此前官方公佈過的1.7億資產額度評估,由東陽市價格認證中心受東陽市公安局委托做出。
  時過五六年,吳英及其本色集團名下的資產,目前評估值還能抵債嗎?
  21世紀經濟報道根據多份司法材料梳理,再結合幾次評估時點的市場行情,發現隨著時間推移,一些資產的估值變化較大。
  以此次在淘寶網上公開處置的本色名下房產中的漢寧路288號1單元502室為例。此次估價由恆信評估公司做出,評估價為172.3萬元。這個價格和目前市場價格大致吻合。
  法院判決之際根據前述東陽市價格認證中心做出的估價為53萬元,此價不包括其他房產稅費,估價時點為2008年4月。
  “2008年的市場價格和目前差不多。”東陽一名從事房產中介顧問15年的劉先生說,當時漢寧路一帶的均價在每平米七八千元左右,此後上升過,目前基本又回到了這一水平。
(原標題:本色集團千萬房產公開處置 吳英案“資產包”估值迷局)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遊學

ls47lshp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